登陆

教师强制给女生卸装 | 规矩之下,还该有更立体的教育观

admin 2019-09-27 275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近日,贵州某中学老师提水桶在校门口给女生卸妆一事在网上引发热议。

画面显示,一群女生在校门口排着队,一名男教师提着水桶,用毛巾逐一给学生擦脸卸妆。投水、拧毛巾、擦脸,教师动作连贯,一气呵成。

相关视频爆出后,迅速在网络上引起广泛讨论与争议。许多网友表示,男老师的做法过于简单粗暴,对学生也不够尊重

(反对方网友评论截图)

同时也有不少网友支持该教师的做法,他们认为“学生就该有学生的样子”,初中生还是要以学业为重,沉迷化妆会影响学习。

(支持友评论截图

知著君相信,大多数人乍一听“初中生化妆”,都会产生一种直觉式的排斥,这种不认可实际上源自于学生对“规矩”的破坏

(《中小学生日常行为规范》节选)

“不烫发,不染发,不化妆;男生不留长发,女生不穿高跟鞋”,几乎所有人在中学阶段都熟悉过《中小学生日常行为规范》,并遵照执行。

本次的“卸妆”事件,无疑催生了大众关于“我们都是这么走过来”的回忆,进而引发出“现在的孩子怎么就变这样了”的质问。

(网友评论截图)

但是他们没注意的是,时代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

在急速发展的互联网社会,中小学生接触各类信息的渠道、方式日趋多元,而在这些信息的洗礼下,新生代自然有了相较于以往更为强烈的自我认知与个性表达。一方面,开放的信息环境天然地赋予他们自由、个性的基因,同时也使得他们可以更加坦然大方地表达对“美”的追求。

另一方面,网络时代更加密集的美妆产品宣传、日益强烈的对“颜值”的推崇,无形中加深了他们对外表的在意程度,进而外化为一种消费行为。

(小红书上的各种彩妆推荐)

而如今,各类美妆视频的流行,更是为在意自己外貌的青春期学生,开辟了一条操作性极强的“变美”之路。在网络上随手一搜,就可以看到数不清的美妆博主,手法娴熟地化起各种各样的妆容,“爱美”的青春期乃至更小的学生难免跟着上手一试。

(微博上的美妆视频截图)

韩国的一份《小学生使用化妆品研究》显示,在韩国有将近一半的人在小学用过化妆品。而在这些化妆的小朋友中,又有将近一半是小学5年级,约四分之一的小学生在三年级之前就用过化妆品。

小学生的专用的粉底液,唇膏,眼影随处可见。在YouTube上,小学生美妆博主也比比皆是,动辄就是几万的播放量。

(youtube上的小学生妆博主

这种化妆低龄化的趋势如今也逐渐在我国显现,这确实需引起各界的警惕。但与此同时我们也该意识到,这一趋势是多方因素共同促成的,因而它的解决自然也需要更加全面的考量,而不是归结为一句“现在的孩子真是愈发不守规矩了”的躲避式感叹。

(教育部门已介入调查祁东天气

作为学生,在校遵守规章制度当然无可厚非,但面对这更加开放复杂的社会环境,旧有的教育评价体系是否也应该做出些许调整?换句话说,在原来的规矩守则之上,如何平衡学生个性表教师强制给女生卸装 | 规矩之下,还该有更立体的教育观达与学校秩序,已经成为我们必须考虑的问题了

此外,本次事件的另一大争议点在于老师教导、惩戒学生的具体方式上。

(网友质疑老师的执行方法

一桶水,一块毛巾,在人流较密集的校门口亲自为学生“卸妆”,这种“围观式惩罚”,是否对学生缺乏必要的尊重?

首先必须指出的是,此前中央曾明确提出应在日常教学管理中赋予教师惩戒权教师强制给女生卸装 | 规矩之下,还该有更立体的教育观。不过知著君认为,教育者在实施教育惩戒权的过程中,首先应该明晰学生的不当行为究竟是是非层面上的错误还是时间意义上的不合适。

(落实教育惩戒权日益成为全社会共识)

针对不同的错误,教师引导的方式与惩戒的程度也应该是有所差异的。像化妆这类行为,其本身并无过错,甚至在职场等一些必要的场合,化妆是作为一种重要的社交礼仪而存在的。

因此在处理这类“时机未到”问题时,我们或许可以给予孩子一定的“容错”空间,让他们自己在尝试中成长。毕竟比起“一刀切”的禁止,教育更重要的是要引导学生了解如何在合适的阶段、场合做正确的事情。

(《垫底辣妹》中,热衷化妆的沙耶加经过老师与家长的引导,把重心转到学习上

“学生应该以学习为主”,这句话显然没错。但它同时也暗含着另外一层意涵,即在学习之余,孩子的生活中还有其他值得积极探索与想象的空间。

而相对地也说明,教师在教育实践过程中,除了进行知识的传递,也应该给予学生更加“立体式”的指导与关照

这种立体式教育理念,在纪录片《他乡的童年》芬兰篇中教师强制给女生卸装 | 规矩之下,还该有更立体的教育观有比较清晰的展现。随着记者采访的逐层深入,人们会发现在芬兰的小学教育中,无论是课堂上的现象教学还是校园外的自然考察,都试图在硬性知识传授之外,为学生提供更多诸如审美、合作等软性体验增量。

(《他乡的童年》截图)

而聚焦到本次卸妆事件中,“立体式”的教育观又该如何体现呢?

对于这些正处于青春期的中学生来说,伴随着身体发育与第二性征的出现,她们自然开始注意自己的外在形象。通过化妆来追求更加“好看”的外表,则更多是这一特殊时期正常心理变化的外在体现,而不是所谓“缺乏父母的教育、引导而出现的价值观偏差”。

(《请回答1988》中,高中的德善常偷用姐姐的彩妆

当然,对于仍在学习的孩子们来说,过早的接触美妆,有可能会带来诸如皮肤损伤、互相攀比等一系列负面影响。正因如此,校方和教育工作者更应该在日常教学之外,针对性的开展相关的青春期教育活动,让学生深刻认识青春期生理和心理特点。

一方面,引导他们正确看待学生时期的主要任务,以及如何在不影响学习的情况下维护“自身”的外在美。另一方面,也可以借此机会帮助他们以更加开放多元的心态看待“美”,所谓“好看”显然不应该只有一副模板

(《垫底辣妹》截图

而以粗暴的方式当众为学生卸妆,这种用权威来压制不合理行为的方式,是否能真正解决问题,它生效的范围和期限又有多少?

在媒体的后续采访中,涉事学校的工作人员表示,在学生知道化浓妆要被擦掉后,学校里化妆的现象已经“改善”了许多。

(《中国新闻周刊》报道截图)

简单粗暴的处理方式虽然立竿见影,但或许违背了教育的初衷。“不文明的方式无法导向文明”,在教育问题上,除了即时效果,我们或许更该注意它对学生的长远影响。

THE END

  • 章鱼彩票app-渝昆高铁新消息!云南段11个站点规划设计图曝光
  • 章鱼彩票app-中法氢能合作项目成功落地上海
  • 花旗重申美的置业“买入”评级 目标价32港元
  •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